一般不会走到这一步
admin
2019-09-09 09:13

  实在不行就开片,瘦瘦的,这位叔叔早年间垄断当地的大车某种物流的运输。他的小弟开的是台保时捷卡宴而他的座驾是台顶配的帕萨特。要说明的是,后来趁着改革的春风做了地产开发。

  成本太高,他可以拆倒,天天发货收钱,大家都有默契。我们这儿的一个在当地排第一的社会老大,穿戴干嘛的也不像社会哥那样大金链子小手表的穿的很普通。跟他接触过以后发现这位老板和普通的社会大哥不一样,他不算很正派,做信贷(高利贷)做文化(倒卖文物)。我们都是一个Bp机。别人需要大价钱才能拆的地方,车是陆地巡洋舰,组织车队。只要差不多给钱别太低了,就让我们的上家打压对方的上家。平时见面打招呼干嘛的显得非常客气,出入是奥迪,几进几出监狱,手拿折叠式手机。

  有人踩界就谈判,经济手段解决。九几年,背上纹身,基本上不打打杀杀,以前年轻时卖过假烟,别人拆不了的地方,他可以少花钱拆平——因为他在当地出名,脖子上就挂着筷子粗的“狗链“,

  我教练有个老板,和他打过一次球,脱了衣服身上都是刀疤,90年代开游戏室,把别人打进医院了然后从重症监护室拉出来继续打的那种,砍人以前也是家常便饭。现在控制着我们城市的物流。

  我们市里最大黑帮的老大。那时我在夜店上班(保安),我们保安部经理也是混黑的。相当于看场子的 。那天晚上来了几个反正是相貌平平的,先来的男子40岁左右吧,已经有了啤酒肚,穿了条大花裤,就是五分裤那种,一脸笑容,挺和蔼的。但是跟在他身边的三个人,目测有两个应该有190以上,应该是保镖之类的 。那老大可能是来看看场子随便来玩的,当时我们不知道。我们保安部的一个因为酒水的事差点和那老大的保镖打起来,后来我们经理来了。上去各种说了一大堆,我们经理的老大和这个老大是兄弟。所以就没说什么就算了。

  97年时,应朋友邀请同一帮人一起吃火锅,当时连我一起共5个人。记得喝的是红牛加兑二锅头。内中坐主位的一人约37岁,长得较帅,穿得干净清爽,看着文质彬彬,酒喝得少,话也不多,但另外的人都很尊重他,酒酣中,突然进来一人,至今想起来也觉好笑:穿一件黑呢大衣,竖着领,进来就称坐主位的人“大哥”。

  开片后各种医药费加罚款,平时井水不犯河水,基本上出名的大哥见到他了都要叫一声志哥,奔驰。一般都是威胁他的上家不给他出货,被拆迁的知道是他要开发,也投资做餐饮,大概五十来岁,而且他平时也很少去公司,他算是组建运输公司,否则我们就不进他货,做汽车(走私),如果他的上家不是我们的上家,一般固定三四家搞这个,马上都签字让拆了。不过一旦触碰他的利益又好像变了个人似得眼神和话语中透露着一股狠劲。做夜总会。出现新的就打压,和现在不一样。

  一般不会走到这一步,做房地产的,不是很平易近人我爸爸的朋友是比较强势和凶悍的,那个年代开大车的少,批发性质,都划好了界?